竞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- 驱动 >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2019-07-22来源:商广网

一直惦记着要读一读张爱玲的《倾城之恋》。

未曾读过时就已对范柳原和白流苏的经典对白知晓一二。想来如果不是像《半生缘》那样被人设计离散的爱情悲剧,也该是被战争这样大事件扯散的姻缘故事。

读原著前,闲来先看了一遍周润发和缪骞人主演的同名电影。从片头那一出咿咿呀呀的戏开始就看出这部影片的气质,磨磨唧唧的。不是有周润发的颜值和气场镇着,我差点看不完。看完电影再去看原著,发现这部影片却是很忠于原著。(绝无批评电影的意思,就像国粹京剧,我一分钟也听不完,但并不代表它不好。艺术表现很难用好与不好去评判,只有喜欢或不喜欢。)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(剧照)

原著从咿咿哑哑的的胡琴声开始,故事就这样不紧不慢,娓娓道来。“胡琴咿咿哑哑拉着,在万盏灯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——不问也罢!”

不问也罢,世间多少如白流苏和范柳原的故事,来来往往,无非男女。

“小小的脸,眉心很宽,一双娇滴滴,滴滴娇的清水眼”,离过婚的白流苏,眼里却是还有着倔强和不甘。

陪同七妹宝络去相亲的白流苏遇见了“年轻时受了些刺激”的范柳原。原著里没有费笔墨去直接描写这第一次相遇,电影里也没有。在三奶奶、四奶奶等人闲言碎语的对白中,范柳原是看上了白流苏,白流苏是破坏了妹妹的亲事。张爱玲在这里“要求”白流苏是有些得意的。

没错,是得意的。

“一个女人,再好些,得不着异性的爱,也就得不着同性的尊重。女人们就是这点贱。”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(剧照)

受徐太太之邀一同来到香港的白流苏在浅水湾饭店办理入住时“偶遇”了范柳原。这样的“偶遇”却是她早料到的。接风的宴会上,原本说不一定来的范柳原突然出现了,把正跳着舞的白流苏从另一个男人手里接了过来。两人你来我往看似漫不经心调情的话,句句都是几经思量。

范柳原道:“有些傻话,不但要背着人说,还得背着自己。让自己听见了也怪难为情的。譬如说,我爱你,我一辈子都爱你。”

借着打比方表白,似有非有,进退皆可。

流苏心里想着:“你最高明的理想是一个冰清玉洁而又富于挑逗性的女人。冰清玉洁,是对于他人。挑逗,是对于你自己。如果我是一个彻底的好女人,你根本就不会注意到我!”

说出来却是笑道:“你要我在旁人面前做一个好女人,在你面前做一个坏女人。”

爱情对于六亲不靠的白流苏来说是奢侈的。所以她要使些小手段,一个“彻底的好女人”不是白流苏,在那个年代选择离婚的也不会是一个“彻底的好女人”。

柳原想了一想道:“不懂。”

流苏又解释道:“你要我对别人坏,独独对你好。”

柳原笑道:“怎么又颠倒过来了?越发把人家搞糊涂了!”

范柳原的”不懂“未必是真的不懂,装傻是恋爱中的必修课。

浅水湾饭店边的一堵冷而粗糙的墙边。

“这堵墙、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,有一天,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,什么都完了一烧完了、炸突了、坍完了,也许还剩下这堵墙。流苏,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……流苏,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,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。“

爱情的博弈中谁先动了真心谁就输了。“年轻时受了些刺激”的范柳原该是曾经输过。——“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,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。”

所以,范柳原对白流苏是动了真心的,只是为了自保而言不由衷。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(剧照)

入夜,浅水湾饭店。

白流苏房间的电话突然朗朗响了起来。她一听,却是柳原的声音,道:“我爱你。”就挂断了。流苏心跳得扑通扑通,握住了耳机发了一会楞,方才轻轻的把它放回原处,谁知才搁上去,又是铃声大作。她再度拿起听筒,柳原在那边问道:“我忘了问你一声,你爱我么?“

流苏咳嗽了一声再开口,喉咙还是沙哑的。她低声道:“你早该知道了,我为什么上香港来?”

柳原叹道:“我早知道了,可是明摆着的是事实,我就是不肯相信。流苏,你不爱我。”

流苏道:“怎见得我不?”

柳原不语,良久方道:“《诗经》上有一首诗——”

流苏忙道:“我不懂这些。”

柳原不耐烦道:“知道你不懂,若你懂,也用不着我讲了!我念你听:“死生契阔——与子相悦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’我的中文根本不行,可不知道解释得对不对。我看那是最悲哀的一首诗,生与死与离别,都是大事,不由我们支配的。比起外界的力量,我们人是多么小,多么小!可是我们偏要说:“我永远和你在一起;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。’——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!”

流苏沉思了半晌,不由得恼了起来道:“你干脆说不结婚,不就完了,还得绕着大弯子,什么做不了主?连我这样守旧的人家,也还说‘初嫁从亲,再嫁从身’哩!你这样无拘无束的人,你自己不能做主,谁替你做主?”

柳原冷冷的道:“你不爱我,你有什么办法,你做得了主么?”

流苏道:“你若真爱我的话,你还顾得了这些?”

柳原道:“我不至于那么糊涂,我犯不着花了钱娶一个对我毫无感情的人来管束我。那太不公平了。对于你那也不公平。噢,也许你不在乎。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——”

流苏不等他说完,拍的一声把耳机掼下了,脸气得通红。他敢这样侮辱她,他敢!她坐在床上,炎热的黑暗包着她像葡萄紫的绒毯子。一身的汗,痒痒的,颈上与背脊上的头发梢也刺恼得难受,她把两只手按在腮颊上,手心却是冰冷的。

令白流苏恼羞成怒的或许不是范柳原的这句话,而是她的心思被看穿了。

范柳原说的情话是真是假不是白流苏所关心的,她关心的是他最终会不会娶她。而身家丰厚的范柳原关心的是白流苏是不是真心爱他,若真爱他做情妇也是心甘情愿的。没有对错,强弱悬殊的背景自会有着不同的目的地。

如果没有生存的压力,爱情会不会更纯粹?

如果还很年轻,如果身家丰厚,白流苏或许更心甘情愿地做个情妇。

白流苏未必不爱范柳原,只是年岁渐老,只是忙于生存,顾不上爱。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(剧照)

最终白流苏失败了。

"固然,人人是喜欢被屈服的,但是那只限于某种范围内。如果她是纯粹为范柳原的风仪与魅力所征服,那又是一说了,可是内中还掺杂着家庭的压力 ——— 最痛苦的成分。”

“啊,管它呢!她承认柳原是可爱的,他给她美妙的刺激,但是她跟他的目的究竟是经济上的安全。这一点,她知道她可以放心。”

把白流苏安顿好住所,雇好佣人,范柳原要乘船离开香港去英国。等到一年半载也就回来了。

白流苏在上海的那个家里,母亲已经老了,顾不上她了。管家的兄嫂在花光了她离婚分得的财产后已经难以容下她了。

在范柳原给她的这个家里。

“客室里门窗上的绿漆还没干,她用食指摸着试了一试,然后把那黏黏的指尖贴在墙上,一贴一个绿迹子。为什么不?这又不犯法?这是她的家!她笑了,索性在那蒲公英的粉墙上打了一个鲜明的绿手印。现在她不过是范柳原的情妇,不露面的,她份该躲着人,人也该躲着她。清静是清静了,可惜除了人之外,她没有旁的兴趣。她所仅有的一点学识,凭着这点本领,她能够做一个贤慧的媳妇,一个细心的母亲;在这里她可是英雄无用武之地。“持家”罢,根本无家可持。看管孩子罢,柳原根本不要孩子。省俭着过日子罢,她根本用不着为了钱操心。她怎样消磨这以后的岁月?找徐太太打牌去,看戏?然后渐渐的姘戏子,抽鸦片,往姨太太们的路子上走?她突然站住了,挺着胸,两只手在背后紧紧互扭着。那倒不至于!她不是那种下流人,她管得住她自己。但是…她管得住她自己不发疯么?”

还没容白流苏思量明白将来的日子,炮响了,战争来临了。

范柳原的船还没开出去,头等舱的乘客都被送回浅水湾饭店。为了弄部卡车回来接白流苏,范柳原也是费了不少周折。两个人在浅水湾饭店还是历经了炮火的洗礼,劫后余生在这动荡的世界里,钱财、地产、天长地久的一切,全不可靠了。靠的住的只有腔子里的这口气,还有睡在身边的那个人。

“我说,我们几时结婚呢?”

流苏听了,一句话也没有,只低下头,落下泪来。

哦,原来是这样的《倾城之恋》

(剧照)

“香港的沦陷成全了她。

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抵如此。到处都是传奇,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。胡琴咿咿哑哑拉着,在万盏灯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,不问也罢!“

许鞍华的《倾城之恋》到这就结束了。

张爱玲的结尾还有”彩蛋“,曾经挤兑流苏的四奶奶决定和四爷离婚,众人都说流苏的不是。流苏离了婚再嫁,竟有这样惊人的成就,难怪旁人要学她的榜样。

"流苏蹲在灯影里点蚊烟香。想到四奶奶,她微笑了。”

故事讲完了,我这里没有彩蛋,只了却了一桩心愿——“哦,原来是这样的倾城之恋!”。


(本号文章均系作者原创,感谢转发!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)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engtongxin.com/qudong/4828.html
(本文来自竞博资讯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hengtongxin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倾城之恋 恋爱 张爱玲 周润发 不完美妈妈 耳机 半生缘 倔强 诗经 冰清玉洁 艺术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hengtongxin.com ©2017 竞博资讯

竞博资讯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