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- 励志 >

生活及其他@钱二叔进城了

2019-11-05来源:斗蟹网
生活及其他@钱二叔进城了

钱二叔进城了。

钱二叔第一次站在城市的十字路口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他不知道自己来城里究竟能干些什么,他听他三叔说过,去城里讨生活,你得能吃苦才行。钱二叔觉得自己不怕吃苦,苦有什么可怕的呢?早些年没娘疼,爹也不待见他,还闹饥荒吃不饱肚子的日子,不比这进城更苦吗?

钱二叔正犯愁,他到底能干什么,就猛然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声:“你这个乡巴佬,处在路中间干嘛?想找死吗?”

钱二叔从迷惘中惊醒,他茫然抬起头,眼瞅着眼前的女人,这女人长得还真的好看,小碎花连衣裙穿在她玲珑有致的曲线上,柔软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,冒着晶亮的白光,大波浪头发披在她的肩上,清秀的瓜子脸上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妩媚又动人。

“这城里姑娘还真…真……”钱二叔刚想嘀咕,就听见城里姑娘嚷开了: “看什么看!看你那熊样,看你个乡巴佬,让开道,快点!”

“没…没说话…话我…”钱二叔还想要解释一下,漂亮姑娘脚蹬自行车,已经离开他远去。

漂亮又妩媚的女人此刻在钱二叔的眼里,朦胧又似乎带着点迷惘。

钱二叔赶紧闪身走人,大背包套在他瘦弱的身子上,像一座山,沉的他透不过气来。而那个闪着油光的蛇皮袋,似乎在点缀着南京城最耀眼的风景。

钱二叔一步一步向着城市的时空迈动。昨晚在新街口码头旁,他就靠在蛇皮袋子上眯了一会,身上的钱只剩下一元二角,他原本就想在离家最近的小城找点活干。当他在三轮车上听见老乡说,要是想找活干,还是去大城市里找,小城市找点活干可难着呢。

钱二叔想想也觉得有道理,在南京城新街口,钱二叔就像是一头警惕性的猎狗,随时准备着俘获到手的猎物。

“请问,您这儿…儿需要人干…干活吗?”钱二叔想着昨天晚上在新街口码头上的一家包子铺。

“你会包包子吗?”满身肥肉的老板娘问钱二叔。

“不,不…不会。”

“不会你来干什么,你来吃白食么,说话还拧巴的。”

钱二叔只好离开了包子铺。

在新街口璀璨的灯火里,在热闹的码头上,人群涌动着奔腾的脚步,匆匆而过的身影,让钱二叔眼花缭乱。那一声声的吆喝:包子,米饭,啤酒,小菜,还有不远处的轮船汽笛声,在钱二叔的耳畔反复张扬着,嘲笑着这个连家门都没出过的钱二叔,还妄想着来城市闯荡江湖。

钱二叔想着钱二婶那张枯黄的脸,想着两个孩子在家期待他的眼神。

“妈…妈的,死…也要死在南…南京城。”

钱二叔再一次下定决心。

一连几天,钱二叔也没找到活干,饿了就吃钱二婶给他准备的干粮,渴了就去一卫生间找水喝,他也没什么可顾忌的,有时就直接就着水龙头喝水。城市人看不习惯他,看不习惯也没有关系,钱二叔觉得只要自己能解渴就好了。

钱二叔在南京城流浪了好几天,夏天天热,钱二叔的身上已经有了一股子酸臭味,这股子酸臭味谁见了都躲得远远的,就像是躲避一只可恶的苍蝇和蚊子。谁还想让他帮忙干活呢!

这天下午,落魄的钱二叔遇到两个在城里的打工仔。

钱二叔迫不及待的问:“老…老乡,可有我能干…干的活吗?我不怕吃苦…苦的。”

其中一个打工仔说:“老乡,你太瘦弱了,工地上的活你也干不了。我看,你要是去拾破烂说不定还可以挣点钱。”

钱二叔又问:“在哪…哪里能拾到…到破烂,拾到破…破烂能挣到…到钱么?”

“能挣到钱,挣的不多,你看看那个在垃圾桶里翻找的那个人,你看到了吧,你就学着他,一天挣个三五块钱,应该可以。”

希望的曙光在钱二叔的面前冉冉升起,可是自己毕竟是拖着大背包和蛇皮袋,这会不会影响到自己拾荒呢?而这些东西是必须要随身携带的,自己是走到哪就住到哪的,这让钱二叔犯起愁来。

怎么办?

怎么办?

“兄弟,我看你人挺憨厚的,带着这么多的行李拾破烂应该也不太方便。这样吧,我们工地就在附近,你白天把东西放在我那里,你晚上再来我这里取。”高个子的打工仔说。

钱二叔觉得自己太幸运了,他再一次感激眼前这个好心肠的老乡。

钱二叔觉得自己的生活真的太幸福了。

钱二叔去了工地,把行李,被子都放在公棚里,谢过了那个叫候二的兄弟。拿起蛇皮袋子,就匆匆加入了拾荒者的行业。

钱二叔也不怕臭气熏天的垃圾,他一开始是用手在垃圾桶里掏垃圾,后来见到一个和他一样的拾荒者用一根木棍子捣腾垃圾,他就在工地上也找了一根木棍。每天天不亮他就在新街口码头附近溜达捣腾垃圾,太阳落山的时候再送去废品回收站。

第一次拿着掏垃圾挣来的两元钱,钱二叔激动的跳了起来,他的小心脏被幸福和对未来的憧憬填得满满的。

就在钱二叔沉浸在拾荒带来的喜悦时,两个和他一样的拾荒者不愿意了。新街口码头,是他们的码头,是他们两个人的地盘,多了个钱二叔,就像两碗饭分给三个人吃,谁都会吃不饱,吃不饱饭,谁还会乐意呢?

“你,过来,”一个身材有点儿胖的拾荒人带着一脸怒气,开始质问钱二叔。

“来…来了,有事…事?”钱二叔拧巴的说。

“还是个拧巴,我问你,谁让你在这里拾荒的,这是俺两个人的地盘,你知道不?把你这几天拾荒的钱拿出来,走人!”

“又…又不是你…你家的,凭…凭什么…么!”

钱二叔怎么会舍得拿出这几天拾荒挣来的钱。钱,对于钱二叔来说,就是他的命根子,他可以去死,也不会从自己的口袋里拿一分钱出来。

“不给,是吧!你找抽啊!”胖子对着钱二叔吼叫起来。

“我不给…给,就不给…给!”

“瘦子,过来,揍死他,看他还敢不敢嘴硬。”

那个叫瘦子的一路吹着口哨走过来,只见他一脚飞起,朝钱二叔的裤裆猛地踢过来,钱二叔来不及躲闪,“哎呀!”一声,赶紧用手捂住裤裆。

“我叫你嘴硬,我叫你嘴硬。”又是劈哩叭啦几脚踢在钱二叔的腿肚上,钱二叔一手捂住裤裆,一边撒开退跑。

“算了,瘦子,他不敢再来了。”胖子说。

钱二叔回到公棚,坐在铺盖卷上,捂住裤裆,一句话也不说。眼泪从他的眼角流下来,流到他的嘴里,咸湿的味道,酸涩的味道,和着钱二叔的痛苦倾泻而出。

������啊!不知道友友们能不能接受这样的钱二叔,钱二叔后期又该怎样继续?钱二婶面对这样的钱二叔,有纠结没?������给点意见啊!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hengtongxin.com/lizhi/11866.html
(本文来自竞博资讯整合文章:http://www.shengtongxin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不完美妈妈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shengtongxin.com ©2017 竞博资讯

竞博资讯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